ふふふふふゆず——

自言自语

【俱利山】不可言说

看完舞台剧光速掉坑后焕发的厨力的产物【然而它短小却不精悍x】

社障组真的超级可爱!!!

以及这大概是一个双向暗恋但是两个人却都不自知的故事(。)

最后请让我表白染谷太太!她是我女神!!!!!

山姥切国广是被冻醒的。

他睡眼惺忪地拉开房门的同时夹杂着细雪的风翩然而上,抵达他的脸颊。他一时有些后悔没能听堀川国广多铺一层被子的提议,然而现在让他在清晨冒昧地打扰他人对于山姥切而言怎么想都是异常困难的举动,一时半会他都只是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开始僵硬的掌心。

因此当大倶利伽罗因为声响拉开里屋房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榻榻米上半嘟着嘴发呆头发乱翘的少年,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将眼前的人与白色被单联系在一起。此刻的山姥切和同样平日里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大俱利不一样,他并未披上那道将他与外界一切隔离开来的白色屏障,头发妥帖地贴着脖颈,看起来只像只人畜无害的小奶猫。

想揉。大俱利面无表情地想。

如果烛台切听到了大俱利这样的爆炸性发言估计下一秒就会以超越长谷部不知多少倍的机动奔向夕阳。所以当山姥切意识到头被人揉了的时候全身僵硬的反应可以说非常正常,他只觉面部血管正在以肉眼可见无法捕捉的速度急速收缩,下意识地去抓被单结果扑了个空,于是改为捋顺自己扭打在一起的头发,十几秒后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干的蠢事。

但是手上的温度很安心。山姥切在转过头的前一秒没头没脑地想。

大俱利与山姥切谁的反射弧更长至今都还是个未解之谜,非得比较的话大概是围绕赤道三圈与三圈半的关系。所以当山姥切转过头之后两个肾上腺素急剧飙升的人——当然同样保持着揉头的姿势,都只是静静地望着对方眼中自己的倒影,终于在这如同拉锯战一般的对视中大俱利选手夺得了优势,他放下手准备以同手同脚的姿势走回房间的时候,山姥切拽住了他的衣角。

“我说,你冷吗。”

山姥切红着脸却并不放弃,半威胁似的盯着大俱利,大有一副等他答案到天荒地老的趋势,然而他心中也随之升起一阵没来由的恐慌,他明明最清楚不过十有八九会得到“没有兴趣”这样的答案,但他本能地产生了想要改变的想法,然而与此同时他又十分厌恶着为此而焦躁不安甚至会沮丧的自己。

下一秒山姥切只觉得天旋地转,被放倒在榻榻米上的时候他茫然地看着房顶上的横木,细碎的纹路密密麻麻地交织纠缠着硌得他眼睛生疼,大俱利像一只巨型犬一样趴在他上方,眼角眉梢都是尚未清醒的困意,但山姥切模模糊糊地感觉对方比他还要清醒。

他想要说点什么,那一瞬间一个词语呼之欲出,他急切地张开双唇却又被迫迅速缄默,挣扎着的话语伴随着不可察觉的叹息一同落入对方的唇内。音叉来回撞击着的声音响亮却神圣,有什么伴随着细雪消逝,又有什么在霜华的树枝之上再度重生,于是山姥切反手抱住了对方,像是在害怕失去,却又像是得到了救赎一般的新生。

-Fin-

我觉得社障组的情商应该都挺低的(。)我心中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被被会不自觉地表露出情感但是先开窍的却会是kuri那种。

以及冷其实是有两种意思的然而被被自己都没有听出自己的潜台词(。)

当然结局还是心意相通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5)
热度(85)
©ふふふふふゆず—— | Powered by LOFTER